西部热线 | 助力西部开发,关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当前位置: 西部热线 > 财经

民间中医是中医学伟大复兴的推手

作者:feitian    栏目:财经    来源:西部热线    发布时间:2020-09-16 12:06

民间中医是中医学伟大复兴的推手

中华黄帝医学科学院范维乾(近照) 

 

时下,凡有良知的炎黄子孙们无不有目共睹、忧心忡忡,中医学重病缠身,亟需抢救!为此,国家专门设立了中医药管理局和各部委中医药联席会议制度,民间中医也纷纷抱团设盟,民声鼎沸!然而,中医学回天乏术,病入膏肓。难道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中医家业要在我们这一代寿终正寝?我们这一代将被后世视为败家子,有何颜去面对华夏父老乡亲,面对炎黄老祖宗,面对自己的子子孙孙!

 

一、为中医学把脉诊病

 

其实,中医学的疾病不难诊断,是全盘西化的“西管中”。此病起因于西学东渐中应运而生的“西学中”。他们本来是学有所成、已经定型的高级西医学骨干精英,不会因为参加了西医学习中医班,学习了一些中医学的皮毛,就放弃了“西医科学中医不科学”的信念和立场,反而祭起了“实验中医”的法宝利器,要“用西医来化中医”。如果仅仅是学术之争,老中医们疗效过硬,胸有成竹,谁敢争锋?谁料想“西学中”们棋高一筹,他们打着中医现代化科学化的漂亮旗帜,顺理成章地变成了决策决断、管理中医生杀大权的“西管中”,利用权力强力推行全盘西化。“西管中”哪管你中医学“能治病就科学”的几千年历史事实,只相信实验室里的小白鼠口吐真言:“中医不科学”!于是,中医学被人为分割为官办与民办两大阵营。官办中医掌握了全部属于中医学的机构、人力与物力资源,大搞全盘西化。民办中医被边缘化。西管中炮制以西医解剖学脏器为基础的伪中医理论,取代了普遍联系的藏象巨系统理论,拆房要挖基,毁苗必断根,《黄帝内经》为中医学定性之“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毁于一旦,不为人知,中医学陷入“不科学”的无底深渊之中,永远不得翻身⑴!同时,官办中医丢弃了中医学赖以为生的思辨式论述的研究方法,代之以“实验室”方法,大搞西化研究⑵;丢弃了“中医在民间”的规律性,设立有名无实偷梁换柱的中医研究机构、中医医院、中医大学、中医刊物媒体,从而伪中医风风火火,假作真时真亦假,民间中医在西化派无情打压下被迫无证行医,东躲西藏,战战兢兢,成为“地下工作者”。虽然中医学病入膏肓事实确凿,但人们心知肚明却明哲保身,无人说破!被剥夺了决策权、自主权、话语权、行医权、研究权、创新发展权的中医学,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中西医结合和中西医并重”。中医都没了,哪里还有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重?学术性的中医学被搅入到了意识形态之争的漩涡中,民间中医敢怒不敢言。人们对中医学的膏肓之疾讳疾忌医,讳莫如深,黄帝有灵,潸然泪下!

 

二、西管中消灭中医学炮制伪中医铁证如山

 

西学中已经由学术性质蜕变为决策中医学的“西管中”。2012年,由卫生部中医主管领导、中国中医科学院领导、以及众多中科院两院院士、全国所有的中医药大学权威教授、众多国医大师、中医教育出版有关领导共50余人,组成了专家指导委员会,编撰了“全国中医药行业‘十二五’规划教材、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第九版)《中医基础理论》一书。该书将中医学的“心肝脾肺肾”等藏象巨系统全部在胸腹部“安居乐业”,“脾位于腹中,在膈之下,与胃相临”,“胆位于右胁,附于肝之短叶间”,“胆是中空的囊状器官,内盛胆汁”,“胃的上部为胃脘,包括贲门;胃的下部为下脘,包括幽门”…。中医学界的权威专家和大权在握的领导们在自己的圈子里就是“天”,想怎么说就怎么编,谁能奈我何?不料想西医学不买账,偏偏在手术床上将脾脏、胆囊切除了,而患者却活得好好的。原来你们中医权威们在该书所说的脾脏能“主运化、主统血、升清、升举内脏”等等全部是信口开河的胡说八道,比如你们说“脾气上升能维持内脏位置的相对稳定,防止其下垂”⑴,就是毫无根据的瞎说,哪个西医学权威教材中有脾脏能升举内脏之说?我们切除了脾脏后,难道心脏肺脏就会因为失去了脾脏的升举,从胸腔掉入到腹腔盆腔之中?胆囊切除术就更多了,照样正常生活,颐养天年。可是,你们《黄帝内经》却说“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凡十一藏,取决于胆”,比“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更厉害更重要,连人体之领导的“心”也要听命于“胆”,我们西医学只能认为,你们中医学的基础理论是不值一驳的谬论邪说。西管中篡改《黄帝内经》消灭中医学的邪恶用心昭然若揭!或者说,“西管中”就是社会上反对中医废除中医之“废医存药”的代理人!

 

笔者称,中医学的“脾胃”指食物与营养物质在人体内的运动变化过程和被人体利用的过程,它是普遍联系的遍布全身的巨系统,老祖宗称巨系统为藏象。按照该书瞎说,脾胃已经定位于胃肠道消化系统,但其中的“脾”却没有按照西化派的定位与胃同心同德从事消化工作,而“离家出走”为免疫器官。而且“脾主运化”是全身性巨系统概念,四肢、头脑、肌肉、皮肤等等无处不在“脾主运化”,脾脏胃脏怎样去全身主运化,去细胞中主运化?中医学的“胆”指人体的信息传递巨系统,古代的君主虽然位高权重,也要听从“烽火台”传来的消息,才能作出决断与决策。因此,是否承认藏象,这是真假中医的分水岭,今天的官办中医用解剖学的脏器内脏推翻了藏象理论,也就推翻了黄帝内经所界定的中医学是人体社会科学与系统科学,成为丧失了科学性的伪中医、伪科学,注定了其“废医存药”的灭亡命运!编撰者对黄帝内经断章取义,牛头不对马嘴。比如,黄帝内经说“脾与胃以膜相连耳,而能为之行其津液”,这里的“胃”指容器,即生命物质的时空性。人体除了固体物质,主要成分是津液,津液的运动变化谓之“脾”,津液占有的时间与空间(时间与空间同在)谓之“胃、胃府”,其所以黄帝说“脾主为胃行其津液”,就是让人们明白胃府是津液存在的空间,如同车间的生产流水线是“脾主运化”,车间这个空间就是“胃府”。对此,张景岳说的非常明白“胃为府者,犹府库之府,府之为言聚也”。将物质运动之时空性等等规律性(笔者总结为十六条)引入人体,创惊世骇俗之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这是几千年前老祖宗黄帝们的初衷原义,却被不肖子孙败家子西化派们断送了!

 

 三、民间是中医学的根

 

在华夏子民的生活与生产活动中,诞生了中华文化及其中医学。全体中华民族的血肉之躯形成了中医学的“自然实验室”,世世代代,反反复复,理论实践,实践理论,前赴后继,从未中断,先有神农尝百草之说,后有李时珍踏遍神州山山水水,呕心沥血著《本草纲目》之不朽功勋。房前屋后,米面姜葱,无不是药,村妇老翁,一技之长,皆是中医。得天地自然之灵气,有张仲景、金元四大家、叶天士、王清任、张锡纯等历代前辈为之维护,如同参天大树的中医学在华夏大地上茁壮成长,独树一帜,屹立东方!

 

西学东渐以来,崇洋媚外思想渐成气候,中医学首当其冲,西化恶浪汹涌澎湃,废医存药阴魂不散。清末有丁福保说:“吾国医学,谬种流传,以迄今日,不能生人而适足以杀人”。1898年郑荣发文说:“血肉之躯,未损于西人巨炮快枪,早殒于中土腐朽草木矣,未亡于西人利战巧斗,早亡于中人望闻问切矣”。1929年,民国政府通过了“废止旧医”案。1933年,汪精卫再次呼吁废止中医,他说:“中国医药治病效力渺茫…阴阳五行之说在科学方面毫无根据”,“中国医士应全废,全国药店皆停业”。引起了全国民间中医的奋起抗争。1929年全国中医药代表384人,代表了十五个省的242个团体,他们在上海聚会,明确提出:“提倡中医以防文化侵略”,“提倡中药以防经济侵略”,“提倡中国医药就是保全中国文化经济”,他们成立了“全国医药团体总联合会”,发表宣言,组织请愿。全国各界团体及南洋800万侨胞代表发表声明:“取缔中医药就是致病民于死地”,“反对卫生部取缔中医的决议案”。嗣后,1937年、1946年发起了第二次、第三次请愿⑵。

 

迄今21世纪了,全盘西化中医学“废止中医”活动不但没有停止,反而被西管中强力推行而得以实现。一是在科学界、知识分子阶层,兴起了一股“废医存药”思潮,此起彼伏,阴魂不散。二是在中医学界孳生了“西管中”,利用权力炮制伪中医,从中医基础理论、研究方法、机构设置、考试颁发证书、舆论媒体等等方面,全盘西化,冠冕堂皇,畅行无阻。三是民间百姓信西医不信中医,已经深入人心。

 

西管中们站在西方立场上,将西医学的一套强加给了中医学。大办一无是处的中医药大学,为西化派培养接班人。用人为设置的条条框框和考试制度(如同旧时之科举)限制民间中医的师带徒传承,使大量的民间中医在考场面前举步维艰、落榜而返,成为被打击取缔的江湖游医,被罚款封门,甚至以非法行医判刑。于是,一个今古奇观出现了,官办的中医不会辨证论治,民间中医会治病却非法行医;有证书的“大管家”剥夺了民间中医的行医权。

 

在民间中医之“师带徒”实际上被废弃的同时,社会知识分子学中医搞中医的的坦途大道直接被封死了。中医学不仅再无创新发展,而且基础理论被篡改,思辨式论述被废止,“师带徒”和知识分子精英学中医的道路被封死,中医学实际上已经被消灭十之七八,这个事实迄今讳莫如深,真相被掩盖了。

 

离开了民间,就没有了中医学,民间是中医学的根。这是中医学规律性的头条。但是,中医学被全盘西化已经是不容置辩的事实。老百姓普遍不相信中医了。人们有病时的第一选择是“找西医去大医院”。我们说中医学的根在民间,如今民间百姓不信中医的“瘟疫”已经在华夏大地上泛滥成灾,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不信中医已经变成了中华文化!丧失了民间的中医学如同无根在木、无水之鱼,还有救吗?

 

 四、中医学的“自然实验室”

 

中医学的研究方法是思辨式论述,也就是头脑的思维思考。不像西医必须依赖有众人共同参与和有机器仪器设备的实验室,没有了实验室,就没有了西医学。中医学是“自然实验室”,存在于田间地头、独坐冥思、口授心传等无形的自然实验室之中。而且,它的研究以个人为主,每个医师的学识理解、临床经验与学术门派皆不相同,得出的结论、开出的方子难以规划统一,如同人有千面,树有千叶。众人熙熙攘攘,一人一锤定音,最忌七嘴八舌,所以中医学的研究成果、学术见解都以个人命名。笔者称中医学的研究为“中华黄帝医学科学院”,没有官方册封的金字招牌和高墙大院,没有琳琅满目光彩照人的仪器设备,没有人高马大、威风凛凛的大师院士,没有薪酬奖金功勋招牌利益牵绊,民即医,医即民,行医即研究,研究即行医。“中华黄帝医学科学院”之张仲景、张景岳、李时珍乃至今天的民间中医们,都是自己掏腰包搞研究,不化国家一分钱,不争国家是否褒奖,是真正的无私奉献和中医在民间!民间中医花自己的钱贴上自己的身体进行“中华黄帝医学科学院”的中医研究,名正言顺、理直气壮,浩然正气,天日可鉴!

 

在中医学的科学研究中,民间社会知识分子阶层即有较高文化水平、分析总结能力的社会各界贤达人士自学成才是主要的推手。古人称为儒医,即知识分子学医行医论医写医。许多大医都是兼职中医,他们本来有谋生职业,但因为热爱中医自愿为中医研究奉献毕生,因为文化高深且是杂家,能将各种文化因素引入中医学之中,它山之石可以攻玉,所以见解深刻独到,往往著书立说,自成一家,成为中医学创新发展的主要推手。其次,大量从事临床开方医病的民间乡村医生,虽然口头与书面表达能力有限,不擅长说理,但得益于师带徒的传承和天天把脉看舌的临床,能把高大上的中医理论运用于治病之中,即所谓的临床经验,他们会做不会说,为儒医们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活水源头,在儒医们的总结提升下,形成了新的理论。如此从实践到理论再到实践,反复进行,无穷匮也。

 

 五、官办中医此路不通

 

中医学的根是民间,只要中医在民间,就会如鱼得水,成为有根之木,有源之水。这是因为中医学自古以来就是生长在民间的能够治病的学术,与西医学生长在实验室有天壤之别。中国有个揠苗助长的谚语。有人非常爱花爱金鱼爱宠物,因为爱得过头,喂这喂哪,结果喂死了。就是太聪明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对于中医学,同样也存在着揠苗助长的问题。这就是无视它的民间性,不知道中医学离开了民间就会死亡的道理,大搞官办中医。因为有雄厚的国力支持,官办中医规模宏大,气大财粗。事实证明,由于官办,中医学名存实亡。葡萄糖明明就是中医学所说的水谷精微,血糖明明就是中医学所说的气血范畴,血糖之高低涉及到中医学的阴阳升降理论,所谓的中国中医科学院拒不研究这些中医问题。他们废弃了思辨式论述的研究方法,大搞实验室的西医学研究,开发中草药资源,中医学只起着提供原材料的作用。哪些所谓的中医医院,都是西医或伪中医,几乎找不到会摸脉看舌辨证论治的真中医。各省都有中医药大学,却培养不出会辨证论治的中医师,教授都不会辨证论治,能教出真中医吗?这一切都说明了民办中医则活,官办中医则死。中医在民间,这是中医学赖以生存的规律性!

 

 六、中医学是高级人体生命科学

 

什么是科学?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咱泱泱大国的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更有发言权。《黄帝内经》说:“善言天者,必应于人,善言古者,必验于今”,“人与天地相参也”,“升降出入,无器不有”,“天气下降,气流于地,地气上升,气腾于天,故高下相召,升降相因,而变作矣”…。在上述中华文化“天人合一”观念的主导下,创造了以藏象巨系统为主的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比如它所说的“心”,与太阳相联系,与国家领导相联系,乃人体生命的中心;它所说的“脾胃”,与人类社会的“仓廪(粮仓)”相联系,与自然界的潮湿干燥和天地升降相联系…。由此可见,黄帝医学是严格遵循自然规律性、社会规律性、人体生命规律性的高级人体科学,或者说黄帝医学是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以及哲学于一体的高级人体科学,是将科学一词活学活用于人体的巧夺天工的典范与样板。科学无止境,研究人体微观层次的西医学处于人体科学的低级阶段,研究人体宏观层次及宏观包容微观拿来微观的中医学处于人体科学的高级阶段。低级的西医学当然不懂不认识高级科学的中医学,由于不懂而得出中医不科学的结论,幼稚而愚蠢,可笑且可悲!由此,笔者称,科学指人类对物质运动规律性的认知和运用。个人认为,这是目前关于科学一词最贴切最简洁明快的定义。为了使高级科学的中医学“衷中拿西”,于无路处找出路,笔者对科学、社会名词赋予了新的定义,提出了“宏微规律”、“十六条”、“太极圆”等等人体社会科学和系统科学的创新理论,使中医学涅槃重生、脱胎换骨,以新黄帝医学的新面貌登台亮相,宏观拿来微观,巨系统拿来分子细胞,中医拿来西医,创造中西医融合一体的新黄帝医学!

 

中医学对于外来文化从来都是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对于西医学,最早是唐容川(1862--1918)提出了“中西医汇通”。接着是恽铁樵(1878--1935),张锡纯(1860--1933)。张氏之“衷中参西”闻名遐迩,至今为人乐道。其次是建国以来的中西医结合。他们是开启中西医沟通交流的先行者,勇气可嘉,却都失败了。尤其是中西医结合学派,虽然失败,但死要面子,硬不承认,也不总结经验教训,不知为何失败。迄今他们用“中西医两法并用”冒名顶替中西医结合,鱼目混珠,偷梁换柱,欺上瞒下。唯有钱学森实事求是,一语中的,揭露了中西医结合已经失败的真相。他说:“用西医来化中医,我认为那是错误的,而是反过来,用中医来化西医,把西医的结果全部拿过来”⑶。也就是笔者所说的“衷中拿西”,构建中医为主,西医为辅,中西医大一统的医学格局。今天已经西化的伪中医不能“衷中拿西”,传统的阴阳五行、脏腑理论也不能“衷中拿西”。必须要有创新理论出来,这就是新黄帝医学创新理论,才能与现代医学接轨对话,使“衷中拿西”成为可能。比如,中医学之疏肝理气,已经成为常识,但人们哪里知道这是物质运动规律性之一的“有序性”。农贸市场最易无序,摊位乱摆,车辆乱停,故维持它的有序性就非常重要,有序则彰,无序则乱,人体亦然。聪明睿智的黄帝们将物质运动规律性(笔者总结为十六条),运用于人体生命之中,所谓疏肝理气就是有序性之运用。所谓胃府喜通降,就是时空性之运用,所谓滋阴,就是控制性与稳定性之运用。所谓阴阳升降上下营卫表里等,就是层次性、矛盾性、统一性的运用。所谓心肝脾肺肾,就是人体生命科学的基本单位藏象,就是系统性的运用…。今天人们所说的唯物辩证法一本书,归纳起来就是“十六条”足以尽之。新黄帝医学就是用唯物辩证法认识人体生命的高级科学,炎黄子孙们骑着毛驴找毛驴,捧着金饭碗讨饭吃,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七、故步自封的今日民间中医

 

到了21世纪的今天,科学日新月异,古代的神话千里眼顺风耳等等,一一成为现实。唯独中医学停留在古代,穿古装说古话唱古戏,与现代社会现代科学格格不入,成为另类,不觉得非常奇怪吗,不追究这是为什么吗?

 

自从西学东渐中医学被全盘西化有来,在自身性命岌岌可危的情况下,吃老本愈吃愈亏,家底丢光,哪里还有创新发展?在西管中的严厉打击下,民间中医取证难行医难,不得不另辟蹊径走比较容易行医的针灸按摩推拿之路,以藏象为主体的开方子的辨证论治老中医渐渐消亡殆尽。溃不成军的民间中医群体,力单势孤,水平低下。一是不懂中医学是高级科学,把科学视为西医学的专利,谁要在中医学界讲科学,立马气急败坏,视为敌对。二是排斥西医拒绝现代拒绝进步。不知宏观涵盖微观,中医学里本来就有微观,中西医都是以人体为对象的人体科学,讲宏观的中医学最需要补充了解人体的“内景”,西医学恰恰是中医学的良师益友。因为欠缺微观,中医学的理论残破不全,亟需完善。比如,中医说肝藏血脾统血,血液必须出脉,才能布津,应该是肺释血主血液出脉主布津。中医讲气化,氧气之氧化是不是属于气化?如此等等,中医学既然是人体科学,却不能直面人体生命的许多问题。一听中医现代化(不是西化派的现代化),就暴跳如雷,故步自封,做茧自缚。三是所谓的民间中医群体,把中医学看成了科技即技艺、手艺,不知中医学是高级人体科学,不但不输于西医,还要衷中拿西,引领西医学走向人体系统科学。只是说中医治好了癌症、冠状肺炎等等西医难以治愈的疾病,熙熙攘攘,评功摆好。西管中难道是瞎子,看不见中医的好疗效?西管中已经通过半个多世纪的经营而根深蒂固、盘根错节、位重权高为利益集团,全盘西化已经成为他们坚定不移的方向和命根子,岂会因为中医的好疗效而大发慈悲,自动退出历史舞台?所谓的民间中医团体,不知自己的中医学是高级科学,应该大力弘扬,自立自强,用中医学的科学性和讲科学讲道理征服人心,却以希望西管中给自己颁发行医证为奋斗目标。哪里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四是走上层“抱大腿”,把中医学的命运寄希望于名人,企图把民间中医引领到官办方向上去。既不知中医学是高级科学,又明明知道中医学被全盘西化而危在旦夕,却明哲保身而不予揭露与之斗争。中医复兴,任重道远,岂是此等所谓的民间中医所能胜任?

 

八、中医学的伟大复兴

 

习主席说:“中医药学凝聚着深邃的哲学智慧和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更是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先行者”。

 

今天我们对中医学的认知和评价,应该站在国家脸面、中华文化之代表、一带一路、中医兴则中华兴的国家战略高度去认知,要将中医学之兴衰并轨到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中去。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个医学问题、科学问题,而是国家前途命运的最高层次的头等大事。

 

因此,为了中华文化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无论是否热爱中医、了解中医,无论你原先怎样反对中医、否定中医,只要你是炎黄子孙,就应该站到老祖宗传下来的中医学的立场上来,万众一心、众志成城,要当中医学伟大复兴的推手,不做绊脚石!

 

对于眼皮子底下发生的西管中之全盘西化中医学问题,对于民间中医已经丧失了自主权、决策权、话语权、行医权、研究权的事实,对于西管中“依法治乱”取缔民间中医行医权的严重情况,对于西管中隐瞒真相,“谎报军情”,迷惑大众,打着中医现代化科学性之冠冕堂皇的旗帜,极具迷惑性、合法性问题,对于中医学日暮穷途、夕阳西下、病入膏肓问题,再也不能熟视无睹,避而不谈,甚至赞歌高唱,粉饰太平了!

 

中医要复兴,就必须实现中医自治,遵循中医在民间的规律性,废除“西管中”和官办中医,在国家高层直接领导下,由民间中医自我管理,国家给予财力资源的支持,即所谓的民办官助。官方不干涉干预民间中医按照自己的规律性办医办学办一切中医事务。还中医学民间性、学术性的自由之身。民办官助是贴合国情的抢救中医学的唯一途径!中医复兴,任重道远,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网传国家设立中医委由卫健委和中医管理局合并,没有把中医提升到国家脸面与国家命运的战略高度,换汤不换药,仍是官办,中医必败。

 

 参考文献

 

⑴孙广仁等主编·中医基础理论,第一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2,99--129

 

⑵湖南中医学院·中国医学发展简史,第一版,湖南科技出版社,1979,135--138

 

⑶钱学森等·论人体科学,第一版,人民军医出版社,1988,124,278

adl03
adr1
adr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