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热线-西部新闻网 | 助力西部开发,关注西部民生! |
adtop
adtop01
当前位置: 西部热线 > 要闻资讯 > 新闻

25年功成身退再见!T32次杭京特快

作者:夏冰    栏目:新闻    来源:中新网    发布时间:2019-01-11 14:12

浙江在线1月4日讯(浙江在线者 吴崇远 通讯员 王椰萍 胡晨琦)昨天傍晚六点左右,杭州城站火车站,第四候车室内,响起了一则广播预告,人们迅速整理好行囊,准备排队登车。一号站台上,乘务员们准备就绪,等待迎接最后一批旅客。

略显黯淡的灯光下,35岁的张立握紧了车票:T32次,杭州-嘉兴,硬座,“特地买的票,就想和它说声再见。”

过去25年,这趟列车用轰动一时的软硬件配置,在这段1633公里的铁路线上运行了无数次。如今,当“复兴号”高铁以350公里的时速在京沪线上飞驰,全程16小时的T32次也完成历史使命,功成身退。昨晚6点20分,根据铁路部门的安排,最后一班T32次杭京特快列车缓缓从杭州城站火车站发车,享受那段“最后的旅程”。

辉煌【曾是国内运行速度最高的列车,拥有独特的“一人软包”】

昨天,列车中部的8号餐车内热闹非凡,一张张老照片将这趟车的历史,展现在旅客的眼前。

“这趟车是一种情怀!”杭州市民黄先生和妻子选了T32去北京女儿家。他们专程到餐车点了葱油鲈鱼、杭州酱鸭和油淋白菜等列车招牌菜。黄先生说:“当年,我就是坐这趟车去北京上大学;工作后,又坐这趟车去北京出差。现在,虽然高铁只要四个多小时,但我们俩还是喜欢坐这车进京,卧铺里舒服地睡一晚,吃一顿列车小炒,第二天一早到北京,这是一种不一样的旅途体验。”

杭京列车的历史,要从40年前说起——

改革开放前,杭州没有直达首都的火车。先到上海再转北京,两天一夜,已经是最快的选择;1978年7月31日,直达首都的120次列车,从杭州出发一路向北,经过上海、南京、徐州、济南、天津,26小时31分的旅途;1994年9月1日,120次列车完成使命,接力棒交给了新开的32次列车;

这一棒,交了25年。那个时代,这趟车是火车中的“王中王”。59岁的杭州客运段行李员张继润见证了整个杭京列车的发展,“那时,这是杭州出发往北到得最远的火车。趟趟旅客爆满,售票窗口排队要挤破头。”

T32次曾是国内配置最顶尖的列车之一。1998年10月1日全国铁路全面提速后,32次升级为K32次,采用最新型的精品25K型车厢,最高时速160公里,是当时国内运行速度最高、最舒适美观的铁路客车之一。

眼前这趟列车略显陈旧,但依旧无法掩饰其丰富的“内涵”——它不仅有二人间高级软卧,甚至还曾拥有目前全国图定旅客列车中“唯二”的“一人软包”席位:一张宽敞的木板床、书桌和椅子、独立洗手间,毛巾、牙刷、拖鞋一应俱全,说“豪华移动宾馆”一点也不过分。

情怀【乘务员百里挑一,车上曾少见地卖起五丰冰淇淋】

软件上,担当T32次杭京列车乘务的杭州客运段杭京车队也一直用最高标准在执行。车队副队长陈利平说:“以前,这趟列车的乘务员个个都是百里挑一。开车以后,乘务员要站在硬座车厢第三排做自我介绍,还要逐一为旅客倒开水;细节上我们也做了人性化考虑:为照顾旅客隐私,我们在硬卧铺间拉起薄帘,获得一致好评。”

1999年3月23日晚上9点41分,杨丽和同事“全副武装”登上当时的K32次列车,以“列车长”和“列车员”的身份,开始了一趟“特殊”的旅行,“我们小心翼翼地用极不熟练的动作,为一节车厢的乘客倒完了开水。更让人吃惊的是,列车对保洁卫生要求极高,卫生间不锈钢洁具,都是乘务员用手蘸着洗洁精,一点点擦的。卫生工作搞完,车队长要用戴着白手套的手擦拭检查。”

得益于餐车用明火开小灶,T32的餐食也备受好评。“我必点杭州酱鸭、葱油鲈鱼,味道绝对不输饭店!今天早上,我点了一碗白煮蛋牛肉面,15块,分量足味道纯!”老乘客刘师傅刚从杭州到北京,前后坐了五六十趟T32,他说,“以前,火车上不像现在的高铁,都有卖冰淇淋。但在T32次上,却能尝到杭产的五丰三色杯冰淇淋,这是一种独特的感受。”

昨晚7点12分,末班T32次列车停靠在嘉兴火车站。三分钟后,列车再次启程,继续驶向北京。

明起,杭州再无始发火车邮路

由杭州开往北京的这趟T32列车,夕发朝至的旅途里,列车的最尾处,有一列邮政车厢。杭州邮政的9名火车押运员,两两一组轮流,守着一袋袋包裹、一封封信件,跟着列车,从南到北,再从北到南。

T32次列车最后一次发车,也成为最后一列杭州始发的邮政列车;明天,当T31列车回到杭州后,杭州再无始发的火车邮路。

昨天,两位邮政火车押运员顾军和周志钢心情格外复杂。下午5点,他们像往常一样,来到杭州城站站台开始做准备。50分钟后,一切准备就绪。

“我俩的职责就是保证包裹安全、完整送达,最后一班岗总要守好。”周志钢说着拿起火车戳,在收发邮件的路单上盖了戳。戳里印着“杭京火车 2019.01.03 杭州 2”的黑字。两人看着戳有些感慨,“这次回来,这个邮戳就上交了。”

T31/32次列车,往返北京一趟就是三天,“算算自己一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火车上度过的。”周志钢说。

火车押运员,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邮政系统里要求最高的邮政工种,要求的学历必须是高中生,“我1990年考进来当的火车押运员,20岁。当时,我花了三个月背全国邮路,拿着信封各种练习。”周志钢说着,神情里带着骄傲,“我的青春都给了火车邮路了。”

押运小组同事汪继鸣告诉钱报记者,明天,杭州邮政的火车邮路押运员小组九个人会齐齐跟这列邮政车合影,留作最后的纪念,“我们九个人在一起是很难得的,因为总有人在出发或归来的火车上。”

adl03

相关内容

adr1
adr2